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文明网

文明无止境,创建不停步,欢迎大家关注广州文明网博客!

 
 
 

日志

 
 

一张老照片丨永远怀念我的爷爷  

2016-04-01 14:37:34|  分类: 博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和爷爷唯一的一张合影,摄于2001年中考前夕,高个子男孩是我的弟弟,小男孩是三叔家的弟弟。当天,爷爷从镇上领取了抗美援朝参战补贴,中午在三叔家吃饭,饭后我们在三叔家隔壁的照相馆拍下了这一张珍贵的照片。

其实,我的爷爷不是我的亲生爷爷。他是我爸爸的姑父,是我亲生爷爷的战友。我的爸爸三岁时过继给了他的姑母,从此就随了姑父的姓,成了爷爷的独子。

我的爷爷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家里兄弟9个,爷爷排行第五,妹妹两个,民国24年,川东大旱,庄家颗粒无收,饿殍满地。我的太奶奶带着家里的孩子到处讨饭,其中有的饿死了、有的出麻疹死了、有的送人了。我的爷爷也出了麻疹,在没有任何医药的情况下捡回了一条命。家没有了,太爷爷和太奶奶没有了,只剩下爷爷和他的四哥。从此,两弟兄投奔自己的舅父,靠编竹子制品为生。1950年3月,岳池县解放,同年7月,朝鲜战争爆发,新生的人民政府号召青年参军保家卫国,21岁的爷爷响应国家的号召积极报名参军。

一张老照片丨永远怀念我的爷爷 - 广州文明网 - 广州文明网

 

由于战事紧急,爷爷在闷罐火车里坐了几天几夜,到达中朝边境的安东市后经过简单的军事训练,还没有来得及穿上军装就跨过了鸭绿江。达到朝鲜后,爷爷被编在15军,成了一步兵。参加了上甘岭战役,荣立三等功,并火线入党、提干。1953年,爷爷随部队回国,驻防于浙江沿海,为消灭国民党溃败到浙江沿海的残余和解放台湾做军事准备。1955年,爷爷参加了一江山岛战役,在此次战役中,爷爷提为连级干部。1958年,爷爷从部队转业回到华蓥煤矿工作。

在煤矿工作期间,爷爷巧遇朝鲜战场上的战友—我的亲生爷爷,他们又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我的亲生爷爷看中爷爷老实忠厚,做主将自己最小的妹妹嫁给了爷爷。从此,我的爷爷和亲生爷爷不只是战友,还成了亲戚。1961年,我的爸爸在华蓥煤矿出生,接生的是煤矿医院的罗医生,罗医生当时正在积极要求入党,可是因为他的“地主”成分迟迟得不到党组织的批准。罗医生找到爷爷说明情况,原来他是武胜县人,川东大旱的时候随母亲讨饭,后来被送到华蓥一户没有儿子的家庭,母亲用草纸写上出生年月放在他的衣服口袋里。爷爷越听越激动,并要求罗医生提供出生年月,罗医生说的出生信息和当年被太奶奶送给别人的弟弟一模一样,当时送人的场面也描述得一模一样,爷爷从罗医生保存的那份草纸写的出生年月断定他就是自己的弟弟。爷爷特意把大爷爷和自己的舅父请到煤矿,他们也都认定罗医生就是当年太奶奶送出去的儿子。于是,爷爷向所在党支部说明情况,将罗医生的成分更正为贫农,顺利地解决了罗医生的入党问题。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的亲生爷爷收留了很到老家的群众在煤矿里干活,其实也就只是给口饭吃。后来煤矿调查此事,我的亲生爷爷受到处理,我的爷爷也因此受到牵连。从此,我的爷爷带着我的奶奶回到了农村老家。这期间,我的爷爷抱养了我的爸爸。后来煤矿经过调查认定私自招收工人事件与我的爷爷无关,并且主动打电话到公社要求爷爷回煤矿上班。当时正值援越抗美战争期间,公社武装部接到县武装部的通知,要求爷爷重回部队参加战斗,于是回绝了煤矿的要求。就在公社武装部把所有手续都准备齐全的时候,新到任的公社书记以我的爷爷才结婚,才有了自己的家庭为由,不让爷爷重返部队。后来,我的爷爷凭着吃苦耐劳的精神参加了基层建设,一直在基层工作。后来,我的爷爷把我的爸爸送到了部队。再后来,我的爷爷奶奶把我和弟弟培养成人。

高一那年中秋节,天气特别好,秋日的暖阳照得人懒洋洋的。吃过中午饭,爷爷要洗头,我把板凳端到院子里,把洗脸盆放到了板凳上,用毛巾轻轻地沾点水涂在爷爷的头上,水珠顺着爷爷的额头滑下,滑到额头上被子弹打伤的伤口处,这是爷爷参加一江山岛战役时被国民党军队打伤的。我把洗头水涂在爷爷白色的头发上,轻轻地揉着、挠着,爷爷一直保持着军人的发型,他说头长了会显得没有精神。给爷爷洗完头还剩下一些热水,我就用这些热水来给爷爷洗脚,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给爷爷洗脚。我在爷爷的脚上打了肥皂,只见爷爷的脚底已经长了厚厚的一层老茧,尤其脚后跟的老茧已经裂开,怎么搓都搓不掉。洗完脚之后,爷爷笑呵呵地拿着镜子照了照,觉得胡子应该剃一剃了,也就是那次我最后头一次听爷爷说起他在朝鲜战场的部队番号以及在战场上的经历。记得那次爷爷很开心,他的笑声依旧在我的耳边回荡。过完中秋节,我又回到县城里的高中上学了。再一次见到爷爷是爷爷病危,那年冬天,我的爷爷永远地离开我们。从此,我和爷爷阴阳两隔,我再也见不到爷爷了,但是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我的梦里。

永远怀念我的爷爷!(陈艳)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