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文明网

文明无止境,创建不停步,欢迎大家关注广州文明网博客!

 
 
 

日志

 
 

“远征”滇西散记  

2015-09-08 11:21:57|  分类: 博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我来说,滇西原只是电视剧中一些支离的碎片,没有记忆、没有深度,也没有厚度。不要说我是一个不关心历史的人,从上学时候起,滇西就较少出现在书本里,这怪不得我。
        终于有机会,在抗战70年之时,随花都作家团,踏上滇西的龙陵、腾冲这块曾经的热土,便有了一次实地的、也是心灵的“远征”。
        一个人,一份滇西的情怀
       耿嘉陵,一个60多岁的老人,他因为父亲是远征军的一员,而对滇西有一段割舍不断的情怀。
       作家团出发到滇西前,没想到,在机场见到了他。看到他的第一眼,他眼里流露出的尽是一种欣喜,我知道,对他来说,花都第一次有这么多的人关注滇西、去到滇西——那个他曾常挂在嘴边、但少有人问起的地方,他能不欣喜么?他眼里还有就是执着了,这份执着,是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有了的。
       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提着一个装满材料的袋子,虽然上了年纪,但一眼看去还很是精练。
       我问他,有什么事吗?
       他说,我父亲是远征军的一名老兵。
       花都还有远征军老兵吗?我很是惊异,我心想这可是一个大线索。
       我父亲原是在四川退休,这几年随我住在广州。他答道。
       哦,为什么现在才说起这件事。我追问。
       他接着说道,你都知道的,因为一些政治原因,很少有人提及国民党抗战的事,更别说滇西的远征军了。我父亲也是这几年,看到国家对抗战有了一些历史的认识,才对我说起他曾经是滇西远征军的老兵。我父亲说起过,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些抗战老兵们成为“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许多老兵的子女因家庭出身问题无法正常上学或就业,远征军老兵们的存在注定处于沉默中。几十年来,他们集体失声了。
       有人采访报道过吗?我又问。
       采访过了,也报道过了。
       然后他从手提的纸袋里拿出一叠厚厚的报纸、刊物,一篇一篇地向我说起这些报道的如何采写的。其中龙陵的一份报纸的头版头条四分之一版的照片震撼了我。图中的耿嘉陵抱着一尊老老兵雕像泪流满面。
       2014年清明,中国远征军雕塑群落户龙陵松山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当耿嘉陵来到远征军雕塑群28位老兵方阵前见到父亲的雕塑时,老耿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悲伤,扑上去抱住父亲的雕塑放声恸哭起来。这是当时报纸的报道。
对着照片,老耿向我简要地讲起他的父亲来。
       我父亲叫耿荫龙,是江苏常州金坛人,黄埔军校第十六期学员,1941年受命赴缅甸仰光抢运国内抗战急需战略物资,时任中尉副排长,曾经两次翻过野人山,三次飞越驼峰航线,参与打通中印公路等抗战历史重大事件。1949年12月,父亲随部队在成都起义,整个后勤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后来调至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后勤部车辆管理处,参与汽车整修工作。1979年,父亲在四川西昌退休,前两年离开了我们……
        后来,耿嘉陵又来找过我好几次,尽管每次来他每次来除了讲滇西,就是他的父亲,我每次都试图与他做更多的交流,问他是否有什么要求。但他每次来都反复强调一句:现在国家对抗战老兵特别是滇西远征军老兵都有了新的评价,我没什么要求,我就是想跟每个人讲滇西、想跟每个学生讲滇西远征军,我不讲的话,这年轻的一辈就没人知道滇西远征军了,当然,每次来他也都要提及滇西松山的雕像。老耿对滇西这份情怀就是这么执着。
        好在花都作家团这次重要行程之一就是去龙陵松山的远征军雕像园。雕像群距离滇西抗战主战场松山主峰子高地南侧几百米,与松山抗日战场遗址遥相呼应。402座远征军雕塑,分12个阵型面朝松山战场遗址。其中12个方阵有跪射俑、炮兵俑、娃娃兵俑、驻印军方阵、盟军方阵等。
        在成群的雕像中,我很快就找到了耿荫龙的雕像。耿老的雕像立于老兵方阵,老兵方阵是由28位在世的中国远征军老兵雕像组成,所以,耿老的雕像是按他90多岁、在世时的容貌、以真人尺度1:1.2的比例塑造的。雕像上虽落了许多的灰尘,但精神依然饱满、神情淡然。对着雕像我端重地三鞠躬。
        当我抬头细看时,耿老的背有些略弯,由此我也注意到,老兵方阵基本上都背略弯,是岁月的重担压弯了吗?还是几十年的忍辱负重压弯的呢?
“远征”滇西散记 - 广州文明网 - 广州文明网
       一架桥,一场滇西的转折
        没到滇西之前,我压根就不知道惠通桥。我再一次对自己于滇西历史的浅薄而有些自责了。
        听导游讲,惠通桥始建于明朝末年,初为铁链索桥,是联接怒江两岸的唯一通道。
        导游接着说,惠通桥足以载入史册的事件,是它用一分钟改变了抗战历史。1942年5月在这里发生的由炸桥拉开序幕的阻击战,挡住了日军进攻昆明,保住了重庆安全,是滇西战役的转折点。
        当随行的人都跟着导游向前看钢索桥的险峻、急于拍照的时候,我在寻找这座在滇西战役中曾经遐迩闻名的桥的历史。
用来固定桥的钢索的水泥墩被淹没在疯长的草丛中,但并没将历史淹没。在巨大的固定钢缆的水泥墩一侧,立着一块用水泥修补过的石碑,共分为两层,上层中间刻着“惠通桥”三个魏体大字,特别醒目,三字上边刻有宋体小字“云南省重点保护单位”、下刻有“云南省人民政府”等字样;石碑下层刻着的是手书的“惠通桥”三个字。石碑靠近桥的一面,刻着“说明”,接下来刻着的就是一段碑文,也就是惠通桥的历史了,“惠通桥位于龙陵县城东北七十八公里,桥倚怒江岸悬崖修筑,以钢缆悬吊而成,总长一百二十余米,宽五点六米,墩高三十余米。惠通桥系由爱国华侨梁金山先生鼎办赞助修桥之资,多方出力,经营四载,於一九三五年建成。一九三八年冬,为接受国际抗战救援,该桥改建抢修通车。一九四二年五月初,中国远征军为阻止日军东进,炸断惠通桥,凭籍怒江天险,拒敌于怒江以西。一九四四年九月,松山战役结束,修复该桥,成为中国军队反攻的起点和战时物资运输的枢纽。解放后,该桥历经修葺,对滇西交通事业的发展起过重要的作用。”
        惠通桥碑文因为字迹模糊,已无人全文提及,每一个前往惠通桥的游客,都只愿听导游将历史重述一遍,而不愿记述这段历史的文字。而文字却是对历史最好的记载、是对历史最好的尊重、是对历史最好的还原。
        纵使还原,却还原不桥的本来面貌了,伫立在我们面前的,只是一座被拆除了桥面木板的桥梁“骨架”、两座桥头堡、粗大的钢索,这就是惠通桥今天的全部。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我的脑海里忽悠间涌上这句与惠通桥毫无关系的诗句,或许与桥有关?或许与战争有关?
        战争,就是一个魔鬼,它能让一个名不经传的地方,一夜之间成为历史的焦点,然后又如同划过天空中一瞬的光亮,最后归于沉寂。沉寂得只能在碑文上找寻那些模糊了的历史,又在导游的讲述中再现辉煌后成为记忆。
        惠通桥,因为一场战争的转折而闪亮,又因为时光的飞逝而沉寂,继而又在导游的讲述中辉煌,然后成为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的记忆。
        据记载,1942年5月5日早上,怒江峡谷西岸滇缅公路上拥挤的车辆和人潮,蚂蚁般地涌向怒江上唯一的通道——惠通桥。这之中夹杂着乔装成难民的日军先头部队,准备乱中夺桥,打开中国大后方的后门。惠通桥上,争相逃命的人群与车辆各不相让,一名商人在惠通桥头西岸倒车掉头阻住了逃难的车流,场面一片混乱,守桥的远征军士兵上前干涉,双方发生冲突,士兵鸣枪示警,日军却误以为行踪暴露,立即发起攻击。千钧一发之际,守军引爆了预埋的炸药,大桥轰然坍塌,,阻住了侵略者攻陷怒江东岸的步伐……
        历史就这样被改写了。在那个决定性的时刻,大桥被炸的瞬间,惠通桥改变了中国抗战的命运。此后两年间,日军再也未能越过怒江向东推进一步。直到1944年5月中国滇西远征军发起反攻为止。
        如果是你、是我当时就是远征军守桥的指挥官,一面是蚁涌而来过桥的百姓,一面是倾刻间就会冲过来夺桥的日军,桥,炸还是不炸?
        如果惠通桥不炸,日军跨过怒江天险,长驱直入,十天左右可以打到昆明,两面夹击,抗战要打到什么时候也就是个未知数了。
        如果炸了,看着桥上百姓坠入怒江,死于你的命令,你又如何面对内心的挣扎与自责?
        历史没有如果,历史也不能重写。历史早已做出了选择,也许有些残酷,但被炸的惠通桥,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远征”滇西散记 - 广州文明网 - 广州文明网
       一座园,一幕滇西的国殇
        这次“远征”滇西,太多的场面让人震撼、太多的地点让人铭记、太多的人物让人敬仰、太多的壮烈让人扼腕。
        滇西,腾冲国殇墓园,不只是铭记、震撼,不只是敬仰、扼腕,也不只是触动心灵,可以说是拔动了内心的每一根神经末梢,沸腾了血管里流动的每一滴鲜血。我想,每一个入园的人,都无法用自己的言语来表达内心的复杂和悲怆。
        导游讲解说:1942年5月,日寇的铁蹄踏上了滇西的土地,腾冲就此沦陷。从1944年5月11日远征军20集团军强渡怒江至9月14日攻克腾冲城,历时127天,所历大小战役达40余次,毙敌6000余名,国军第二十集团军共伤亡2万多人、阵亡9168人,最终收复了腾冲,使腾冲成为滇西最早光复的县城。
        我记得在腾冲、龙陵的这段时间里,不止一个人、也不止一次有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大老远地来守这么一段公路、守这么一个山头、守这么一个县城?
        恕不知日军占领中国沿海地区之后,滇缅公路,成为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运输通道,是当时的“抗日生命线”;松山,是滇西和缅北防御体系重要支撑点,是滇缅公路的“咽喉”;腾冲,是中国通向南亚、东南亚的重要门户,历代都派重兵驻守,抗战时期,是日军在怒江以西最重要的“据点”。
        据介绍,当远征军终于收复腾冲时,腾冲境内“没有一片树叶没有2个以上的弹孔,没有一所房子可以遮风挡雨”。
        在战役结束后,时任国民政府委员兼云贵监察使的李根源倡议兴建陵园以祭悼国军阵亡将士。此后在印度华侨的援助下开始修建墓园,于1945年7月7日正式落成。李根源根据《楚辞》中的“国殇”一篇,为之起名为“国殇墓园”。
        “国殇”,在百度的词条里是这样解释的:出自屈原的《九歌·国殇 》,其意原指未成年而战死的楚国战士。后引申为为国牺牲死于战场的人。殇:指未成年而死,也指死难的人。戴震《屈原赋注》:“殇之义二:男女未冠(男二十岁)笄(女十五岁)而死者,谓之殇;在外而死者,谓之殇。殇之言伤也。国殇,死国事,则所以别于二者之殇也。”
        走进这庄严肃穆的国殇墓园,对为国捐躯抗日先烈的崇敬之情便油然而生。
        园门左侧,群松掩映中,是一面长达30米的浮雕,描绘着腾冲战役的九个场面。“抗战血线”用四个画面生动地重现了抢修滇缅公路这条血肉长成的输送线、生命线,抢炸惠通桥、古城沦陷、成立抗日政府、滇西反攻、强渡怒江、军民同心、驼峰飞虎、史迪威公路每一个场面都记载着一段不容遗忘的历史片断。
        此时,我想之所以起名“国殇墓园”,大抵是因为战争很惨烈、为国捐躯的将士很多吧。
        至于园内的纪念塔、忠烈祠,以及蒋中正题“河岳英灵”匾额、于右任题“天地正气”等等,大有“前人之述备”了。
        当我穿行在两旁参天的柏树,沿着石阶往上,绕过忠烈祠,最撼人心魄一幕扑面而来——圆锥形的小团坡,自下而上排列着3000多块小石碑,密密麻麻、却整整齐齐,从山脚一直排到山顶。墓碑按当时作战序列呈纵队排列,越往上走军衔越高。
        每块小石碑上,刻着一位中国年轻军人的名字,二等兵、一等兵、少尉、中尉、上尉……他们虽然早已安眠在地下了,但墓碑却仍保持着战斗队形,仿佛为了胜利还在冲锋陷阵。
        我的耳边不断地重复着两个数字:墓碑3346块、平均年龄16岁。
        此时,我才真正感悟到,国殇墓园,不只是因为战争的惨烈,不只是因为捐躯的将士众多,更是因为3000多个鲜活的生命被永远地定格在16岁的年龄上。
        纵然石碑上长出了点点白色的菌点,但我还是看到了一张张年少的充满正气的脸;纵然石碑大都已经风化,但我还是看到了满山的挺直的民族脊梁。远征军浴血奋战的画面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一幕幕地闪过,真可谓“一寸河山一寸血”啊。
        逝者如斯,16岁永在!


(作者系王卫华)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