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州文明网

文明无止境,创建不停步,欢迎大家关注广州文明网博客!

 
 
 

日志

 
 

【抗战中的爱情】尘封在96岁抗战女兵脑海中的爱情回忆  

2015-08-20 16:55:58|  分类: 博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军的炮弹如雨点般从陈淑头顶上飘过,一时间,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不绝如缕的呻吟声、焦躁急迫的催促声揉杂在一起,陈淑几近神志不清的状态。她寸步不离地跟在医生陈希纯的身后,帮忙着照看受伤将士……
  陈淑醒了,她又一次梦到了丈夫——陈希纯。时隔66年,尽管她朝思暮想的人早已不在人世,苦心等候换来的只不过是苍老的容颜,她依然没有半句怨言。时至今日,她已是96岁的高龄,但她还是一声不发地守着、心里念着。“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纵然时间夺走了陈淑美好的青春,却无法拭去她对丈夫深刻的记忆。终于,封存在她内心深处的记忆链被解开了……

----------------------------------------------------------------------------------------------------------------------------

  那是1919年3月的某个夜晚,我出生在湖南郴州一户殷实人家里。那时,我不愁吃不愁穿。如无例外,我长大以后定是找户好人家嫁了,相夫教子,做一名贤妻良母。然而,生不逢时。国难当头,唇亡齿寒,国破即家亡,寻常百姓又如何能幸免于难?
  我不要做沉默的大多数,也不愿坐以待毙,等亡国之日到来。常言道:“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即便是一介女流,不能亲上战场杀敌报国,我也要有所作为,为民族的独立复兴献一分绵薄微力。让我感到万分庆幸的是,能够在这不寻常的战火岁月里,遇上对的人,与我并肩携手,在抗战救援的前线中,在无数次死亡迫近的威胁中,苦中作乐。我心想:如果没有他在我身边的话,纵使给我天大的勇气,我也绝不可能在这腥风血雨中坦然走过。陈希纯,真的很感谢你!
  在我20岁的那年,我在工兵营再一次遇见了他,为什么说是再次遇见呢?之前在惠爱医院工作的时候,他已经是那里的医生,而我不过是他“麾下”的一名见习小护士。尽管如此,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平易近人,从没让我感觉他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因为志同道合,脾气相投的缘故,包括我俩在内的五个人特意结拜成了“五兄妹”。当然,一开始我对他压根谈不上喜欢,也没有其他非分之想,只想闷头学习更多医护知识。后来他早我一步踏入救援前线,我就再没见过他了。第二次相遇的时候,我已不再是几年前那个呆头呆脑的小护士,而是一名跟他有着同等军衔的女子。哈哈!不知那时的他会不会感到心理不平衡,他堂堂一名大医生,名正言顺的中尉军衔,而我一个护校都没毕业的女子,却在职位上与他平起平坐,着实让我惭愧不安。在后来的相处中,我才明白,那时的担心不过是杞人忧天,他这么一个大方谦和的人,根本不会在意职位的高低,战士、病人的伤势,战事的进展才是他最最关心的事情。
  之所以和希纯走在了一起,不得不说是副营长车炯的“功劳”。那个年代我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在进营不久后竟然有很多军官向我“表白”,一时间感到茫然不知所措。尤其是副营长车炯,对我不依不饶,硬是要我“表态”,好让他有个决断,说是如果不成就杀敌报国去了。之前我对他想着法子躲他,一直拿希纯作“挡箭牌”。但谁也没想到,我被副营长“逼上梁上”,我与希纯的“假戏”竟也成真了。萧营长特地为我俩准备了婚礼,在简简单单的仪式里,我们就算结成夫妻了。说心里话:我内心是喜欢希纯的,但我一直不敢道破,就是怕丢了女孩子的矜持,让其他人笑话。最后,是副营长的强势让我不得不捅破这层“纸”。我匆匆忙忙地把自己嫁了出去,连母亲也没来得及告知一声。在婚后的生活里,我和希纯还时常谈起过这位血气方刚的副营长,我们非但没有觉得尴尬,反倒越发敬佩他。他真真是一个汉子!说到做到,在我和希纯婚礼结束的第二天,便头也不回地向战场奔赴开去。从此,我便死心塌地地追随着丈夫,跟他一起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别人也不时会问我说:“你这一个女人家,跑到前线去就不怕死吗?”我想:有他陪着我,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无奈,国家命运多桀,好不容易盼到日本鬼子投降,八年抗战胜利,这支离破碎的国家又爆发了内战。那时的我和大多数国人一样,非常反对国共开战,然而却由不得我们。内战那几年,我和希纯辗转在重庆、南京等地工作生活,无所谓条件艰苦,只要有丈夫陪着。反正有他在,天掉下来我也能当被子盖。天不遂人愿,在三女儿出生不到两个月的时候,解放大军就要过江了。在撤离的时候,因为道路不通,被迫与丈夫暂时分开了。可谁又曾料到,这一别,竟然是人世里的最后一面,我好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地看着他,记住他的样子。他先我一步到了台湾,而我却由于各种意外不得不留在大陆,从此我俩隔海相望,相聚遥遥无期。当时我不忍心也没机会告诉他,我们的三女儿夭折了。我没有死心,我还是想等他。哪怕是做一名“烈女”,我也心甘情愿,只要能再见到他,多久我都愿意等。那时市长夫人还给我介绍过对象,我笑了笑拒绝了。扪心自问,我的心思还容得下别人吗?我真的是固执得很,任谁也不能质疑丈夫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时光荏再,这一等,便是整整41年。在武侠小说里,杨过和小龙女生生离别了16年尚且能团聚,而我与他阔别41年的重逢,竟会是这么一幅光景:一位老态龙钟的长者带着她的子女神色凄凉地站在一座坟墓吊唁。啊!如果时间能逆流,光阴能回转,我多么希望它能定格在我们结婚的“蜜月”里,即使是枪林弹雨,战火纷飞,我也丝毫不惧,只因有他。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